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白玛程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2|回复: 0
收起左侧

白玛程列仁波切成都讲法(08/29/2015)

[复制链接]

747

主题

748

帖子

3141

积分

积分
3141
发表于 2018-10-3 15:0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喇嘛钦!字体小,下拉至帖子底部有设置方法。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白玛程列仁波切成都讲法(08/29/2015)

不要说修行人,即使是一个世间人,如果心地善良,也能与大家相处得非常和睦;否则如果心地不好的话,和别人之间的关系也不会好,无论谁都受不了和他长时间相处。由此可知,即使站在世间的角度,也需要心地善良。

在心地善良的基础之上,在身的方面行持善业,如磕头、转玛尼筒、转经等;在语言的方面行持善业,如念阿弥陀佛、念玛尼等;在心的方面行持善业,如修持上师瑜伽等。总之要以善心来摄引。

我们修行要在心好的基础之上来行持一切。但是如果要以米拉日巴尊者、释迦牟尼佛那样极上等根器的方式去修行,我们做不到;如果要以中等根器的方式修行,也就是以出家人的身份终身在山上念修闭关,我们也做不到。作为下等根器,为了保证自己的衣食住行,还需要工作,因此我们只能在不伤害其他众生的基础上做好世间的工作和事情,在好好过日子的同时,不要放弃修法,长时间坚持修法,这样做就可以了。

一般人认为工作和修行根本无法同时进行,实际上不是这样的。我们一般上午八九点钟才去上班,可以早上四五点钟起来修行打坐;下班之后,晚上还可以继续修行打坐;周六日休息时,可以拿出一天半或两天来修行,这是可以做到的吧。工作时好好工作,剩余的时间好好修行,这完全可以做得到。

哪怕工作时累了,在五分钟、十分钟的休息时间里坐一下,如果能够真正对上师三宝生起信心,即便用心观修上师瑜伽一分钟,这也叫做修行。一定要对上师三宝生起真正的信心。

有的人可能会想:“我放弃工作,拼命修几个月、修几年”。这样的事情,你们不要做,因为一方面工作也放弃了,另一方面修行也肯定修不上来。实际上,我们修行应该像缓缓流淌的河水那样,在工作的同时持续不断地修行,修行的力度会越来越大。如果你们能够这样行持,会更好。

有的人把工作等等全部舍弃,然后说自己要拼命地修行几年,但是因为他根本不懂得真正的修行方法,拼命地修行一两年之后,没有任何结果,最后他生起邪见,说:“佛法的加持并不存在,这些都是谎言”,之后什么都不修了。实际上这并不是佛法的问题,而是他根本不懂得修行方法的过失现前了。

另外,如果要修行,真的要对业因果、对上师三宝生起真正的信心;然后,一定要找到具相上师,首先要好好地观察,接着要好好地依止,当上师真正为你引导修法时,你用心去修持,这样你就会知道,佛法是不是真的,修行的力量到底有没有。在这个过程中一步都不能错:首先善于观察上师,找到好的上师,再好好依止,然后按照他的教言好好去修,这样你会得到修行的力量。

在修行的道路上,只有对上师生起真正的信心,才会对法生起信心。如同只有在医生是真正的好医生的情况下,所开的药才是好药;而也只有在相信医生的情况下,才会相信医生所开的药。所以对于上师一定要拼命观察,找到好上师并对上师生起信心之后,才会对法有信心。只有上师是具相的,你才会对法生起真正的信心;否则如果上师不具相,想对上师和佛法生起信心根本不可能,以后绝对会出事的。

如果上师不好的话,所讲的法就是假的。这是从实修体验的角度来宣说的,从修行的角度而言,如果依止的上师不好,那么他所传的法你根本修不出来。如果不需要具相上师,反正书里都写了,你看着书去修就可以了,但是这样能修成吗?

法的好坏完全依赖于上师。如果上师是上等上师,你所修出来的法就是上等的法;如果上师是中等上师,你所修出来的法就是中等的法;如果上师是下等上师,你所修出来的法一定是下等的。

我们要想修行,一定要对法生起真正的信心;而要想对法生起真正的信心,就必须要找到一位好上师。只有找到好上师,清净的信心、欲乐的信心、胜解的信心才能真正生起来。如果你遇到的上师不是具相上师,胜解的信心根本生不出来。在找到真正的具相上师的情况下,在相信上师的情况下,你才能对法生出胜解的信心。

什么是清净的信心呢?比如别人说“这个上师好啊”,你说“好、好、好”。

什么是欲乐的信心呢?比如别人说“这是亚青寺的一个出家人,是喇嘛仁波切的弟子,他在亚青寺待了很多年”,也就是大概知道这个上师的一点点历史,觉得这个上师还不错。这是欲乐的信心,也就是对上师了解一点点。

如果仅靠这两种信心,你们不要去修法,为什么呢?因为这种信心生起来容易,退起来也容易。

那么什么是胜解的信心呢?就是要知道这位上师的传承清净、他所获得的窍诀清净、他的修持清净并且他的觉受、证悟清净,他的功德已经真正圆满。在这种情况下,你就能够生出胜解的信心,而胜解的信心也称为不退转信心。一旦胜解的信心真正生起,即使上师在你前面杀鱼、杀鸟,因为你知道上师真正的修证功德,因此你会知道他在做什么,所以你的心不会受到这种表面现象的影响,已经不会退转。这称为胜解的信心。

以前昌台地区来了一个普通在家人形象的老头子,还有七八个孩子。当时喇嘛仁波切和阿瑞仁波切对他都很信任,还会请求他做授记等等。当时他的舅舅就去问喇嘛仁波切说:“对这样一个看上去完全是普通在家人形象的老头子,你信任吗?”喇嘛仁波切说:“他对于修行的觉受、证悟完全清楚,在我眼里与佛完全相同。”这才是真正胜解的信心,因为了知他证悟的情况。阿瑞仁波切和喇嘛仁波切,对于这个示现为在家老头形象的人真正生起了胜解的信心,因为了知他的内证功德,了知道他真正的历史。但是周围的老百姓,有的人对他生信心,有的人对他不生信心,因为他们不了解他内在真正的功德的缘故。

之所以给你们讲这件事情,就是为了让你们能够清楚清净的信心、欲乐的信心和胜解的信心之间的差别。不能觉得这个上师好就生信心,这种表面的信心没有用,要好好地去观察,在拼命观察的过程中,你会生起信心。自己真正分清信心之间的差别,然后好好找到具相上师。

正确的修行方式,不是要一下子就拼命去修,这样拼是没有用的。有些人拼命修行,结果有的人会头痛、背痛、心里不舒服、脉出现紊乱等等,就是因为那样的修行方式根本就是不对的。正确的修行方式,是要自己好好地找到具相上师,听到清净的正法之后,慢慢地一步一步去修。不要着急,着急肯定会出状况的。

另外,你们所有的修法,前面都要以发心摄引,后面都要以回向印持。如果这些具备的话,你们可以叫做修行者。

修行的话,确实每个人身的状况、心的状况、每个人的根器都会有一些差别,有的人一开始就会有很大的力度,而有的人拼命修也没有力度,但是这都没有问题。就像这里摆着很多食物,每个人喜欢吃的都不同,每个人的饭量也不同,有的人什么都能吃,有的人只能吃一点点,这都没有关系。同样,无论你修法修得多也好、少也好,都没有关系,最重要的是无论你修多修少,修法的力量要出来。关键点不是修多修少,关键点是修法的力量要出来,所修的东西要修出来。

无论你眼前摆了多少食物,你能够吃到嘴里、吃饱肚子就可以了。无论摆了多少食物,无论你眼晴是否看到,如果不去吃的话,那么看到与没有看到是一样的。同样,无论你的眼睛看到了多少法,耳朵听到了多少法,如果不去修的话,那么看到与没有看到、听到与没有听到是一模一样的,没有用的。就像前面摆着食物,自己要吃到嘴里填饱肚子为止,同样,无论闻了多少法,要自己去修,要将修行的果实修出来,才有意义。否则只是听到这些法的话,无论怎么听都没有意义,听与不听都是一模一样的。自己修法要修出相应的果来。

你们汉族人怎样我真的不知道,我给你们讲一讲我们藏族人的情况。藏族人一听说有大上师讲法,就赶过去听法,一听几个月,他们觉得听法很好。听完法之后,如果问他:“你修行的了知、觉受、证悟怎么样?”他说:“这个不知道,反正听法有加持,功德很大。”如果你不知道你的修行情况怎么样,那么听法的功德也没有,加持也没有,什么都没有,你做与不做都是一样的,没有用。真正来确定你的是,听法之后到底你修行的觉受怎样,如果有觉受的话可以,否则说“我听了这个法加持力很大、功德很大”,根本没有!

你们汉族人会怎么想我不知道,反正对于藏族人所说的“这个法听了加持力很大、功德很大……”我到现在为止都不明白去听一下的功德在哪里、加持在哪里,我不知道,我没有感觉。但是如果得到一个法之后,你尽力去修了,无论你修持的觉受是大是小,功德你得到了,加持你得到了,悉地你也得到了。这是真正的东西,那个听一下的加持、功德在哪里,我不知道!

前面摆着这个食物,你说“这个食物好得很”,好与不好谁知道?不知道!只有吃到肚子里后,自己肚子饱了,身体很舒服,才会知道“这是好食物”。修行与此相同,听到法之后好好修行,很容易、很快地就能生起觉受、得到修行的体验,就像吃饭肚子饱了一样,可以知道这是好法。

吃饭后肚子会饱,那么修法的果会在哪里出现呢?比如自已以前心很糟糕,而现在心变得很善良,那么修行的果实已经出来了。心不好是指什么呢?是指贪嗔痴嫉慢,如果这些渐渐减轻的话,修行的果实就已经得到了。那么贪嗔痴嫉慢的对治方法从哪里来?就是二取的对治力,而二取的对治力其实是很容易得到的。二取的对治力从哪里来呢,好好地修上师瑜伽就出来了。

需要这样去依止。

有的人修上师瑜伽,说上师在自己的前面、上面、后面赐予加持,这叫做修上师瑜伽吗?这不叫修上师瑜伽。那么真正的上师瑜伽怎么修呢?要观察上师和自己心的状况到底如何,要从这上面下手去修。自己的心自己观察。不是去看别人,不是看旁边的朋友,而是自己看自己的心。自己真正地观察贪嗔痴嫉慢到底是什么、二取的念头到底是什么,到底怎么去认识二取的念头、贪嗔痴嫉慢的念头、自己的心的状况,要从心上面下手来修。不然的话,就像拿螺丝干活一样从外面干,那叫什么修行。

现在所谓的汉人上师说“这边修个经堂很好,这边修个佛塔很好,那边做一个玛尼筒等等很好,做这些加持力很大”,这是不是法我根本不知道。释迦牟尼佛宣讲的法是教法和证法,并没有说干活是修法。什么叫做教法和证法呢?分析贪嗔痴嫉慢的性相,叫做教法;心里真正出来贪嗔痴嫉慢的性相的成果,这是证法。

在外面修经堂、修佛像,不能说它不是善业,它还是属于善业的一个助伴。就像做饭一样,我们也需要盐巴、水、菜刀等等,但这些只是食物的助伴,是不是食物呢,不是食物。修经堂等等,不能说不是善业,它是修法的一个助缘、友伴,但它不是真正的法。一般我们会说“修经堂很好,有加持力”,到底好不好,好好考虑一下它内在的含义。修完经堂,如果有和尚们在里面念经、修行并能生起觉受、证悟的话,你所做的事情会有一些意义。而如果这个房子修完后,出不来一个有觉受、证悟的修行人的话,你们修一个经堂就与在空地上修了一个普通房子没有区别,根本没有用。说你们做那些事情是修法的一个顺缘,实际上要成为顺缘,还需要这里出来有修行的人才行。你们要抓住关键,光修一个房子没有用的。

喇嘛仁波切将自己的第一位根本上师扎次喇嘛的寺院强制交给我管理,当时我想:要把这个寺院维持下来,必须要建一所学校,因为如果不培养僧人,后续就跟不上了。如果学校建起来,孩子们能够在学校里好好学经、好好打坐,将来修行能够生起觉受的话,那么这件事情才能真正成为出钱捐助的道友们修法的一个助缘,因为他们提供了资具。但是如果那一批僧人中没有出来一个修行觉受好的人的话,那就相当于修了一个普通的房子,没有意义。但是即便将来出来了成果,你们出钱援助这所学校这件事能叫修行、能叫证法吗?严格地说不能算的。

你们修行,好一点的话,你们把大手印、大中观、大圆满的见护持住;中等的话,你们也要好好地修上师瑜伽;再下等的话,你们也尽力让自己的心缘在善业上,恶业尽量舍弃。

一般来讲会有这种说法,恶业中杀生是最大的恶业,善业中放生是最大的善业。

但若真正严格地来说,刚才讲到的这两件事与教法和证法就又不沾边了。

修行的历史大概是这样。对于已经知道修行、想修行的这些人,已经认识我的这些老道友来说,修法不是最重要的,知道修法会出来什么样的成果、不修行有什么样的过失,以及该如何修法,知道修法的原因,对我们来说更重要。

原因是这样的。

20150829-答疑

弟子:不断听到一个说法,就是如果是一位具相上师、成就的上师,你能够全身心地承侍上师、认真发心,即便不打坐、不修行,也能成就,也就是说承侍上师本身就是修行,只要你对上师有百分百的信心。其中另一层意思就是,如果你没有百分百的信心,才退而求其次让你去闻思修,让你去打坐比如修上师瑜伽等等。我想请问一下上师,是否赞成这个说法?

白玛程列上师:你没有听到前面的开示,所以问了这个问题。

食物摆在前面,如果你不吃的话,就和你的肚子饿不饿没有任何关系,有没有食物都是一样的。如果遇到具相上师,你要在好好承侍他的同时精进修法,自己要获得修行的觉受体验才行,修法是要靠自己去修的,不会像扔石头一样。遇到具相上师是要好好承侍,但是就像好食物摆在你面前,你不去吃,那么这些食物和你的肚子饿不饿彻底没有关系,同样修行也一定要自己去修。

真正来说,遇到一位具相上师,你去承侍他,有没有加持?有!但是就像有好的食物要自己去吃那样,遇到好的上师,最主要的是自己要好好修行,修行的觉受、验相是一定要看的。

真正遇到好的具相上师,你好好地去承侍他,会得到什么样的殊胜结果呢?在修法的过程中,你不会像普通人那样费很大力气,可能稍微费点力,你就修上来了,但还是要修。如果你依止的上师没有什么能力,无论你怎么依止他、承侍他,对他有多好,在修行的过程你会费很大力气,根本修不上去,因为他本身就没有好的东西教给你,你根本修不上去。

翻译:我顺着刚才这个问题继续请教上师,也就是为上师做的事情的多少与修行的关系。因为我听到过这样的话,就是喇嘛仁波切说自己在举括(藏音)山谷那里时事情做得太多,没有好好修行。

白玛程列上师:当时真正清净的好上师,会有世间的事情吗?

翻译:没有。

白玛程列上师:喇嘛仁波切和阿瑞仁波切在那个山谷的时候,每天既不需要砍树、砍木头,什么都没有,根本没有任何世间的事情,除了吃糌粑,就是打坐、闭关。后来建亚青寺的时候,事情稍微多了一点点,但是当时并不像现在的僧人这样,又要修路,又要修经堂,根本不存在这些事情,全部都是以修行为主,怎么会存在世间的事情?我没有听说过。

翻译:那我听到的是一个误传的说法。

白玛程列上师:刚才不是和你们讲了嘛,佛所宣说的法就是教法和证法。教法就是分析贪嗔痴嫉慢的性相,证法就是把这个性相真正修出来。在这里面哪会谈到事情呢?真正的好上师哪里会有那么多世间的事情呢?真正佛法的内容无非就是教法和证法,全部都是从法上面下手的。

刚才我们说“承侍上师,承侍上师”,实际上在真正的上师前面是没有事情的,你到山上去闭关就意味着舍世,也就是没有事。如果有事情在做的话,所谓的事情就必然涉及到世间法的内容。如果有世间法的事情,那与佛法还相关吗,还叫做修行吗?舍世就是离开了世,就是仅仅在佛法上依法而行。

只要一个上师的事情多,那就对不起了,他就不是与法融在一起的,那些事情就已经是世间的事情,这就已经不是一个好上师的象征,已经不是一个好修行人的象征了。我是这样想的,对不对我不知道。

弟子:有一种说法是,如果你修福,你可能会有世间福报,但是如果你不修福,你可能没有机会听到正法,所以还是要去修福。

白玛程列上师:资粮有两种,一是福报的资粮,一是智慧的资粮。请问一下:普贤王如来是怎么积累资粮的?你所说的福报是怎么去积累的?和你开玩笑啊。

积累资粮,是从身语意上去积累资粮,修五加行就是积累资粮。我们会说积二资、净二障、获二身的果位,这是从身语意上下手的。实际上积累资粮,最主要的就是心——发心。发心如果是清净的,无论你做什么,都会成为资粮。但是现在我们这样的人心脏得很,做什么都变成了恶业。

就像米拉日巴尊者那样,他以极其清净的发心去给上师造房子,真的就像修最殊胜的五加行一样。但是他是以极清净的发心去做的。

现在我以邪见和你们说一句话:“现在的所谓汉人上师要你们修经堂,花钱做这个造那个,比起那些老头、老太婆好好地磕头来说,我更喜欢他们的磕头。”我为什么生这个邪见、说这句话?我不是从对境上来说的,不是说经堂很糟糕,我是指发心做这个事情的人心脏得很,所以我对他们生邪见。

在亚青寺,喇嘛仁波切前面来过很多藏族人汉族人,他们说:“求求您,我来出钱,喇嘛仁波切您来修一座铜色吉祥山吧!”喇嘛仁波切说:“铜色吉祥山不是在外境上建立的。我要修的话,不会在外境上修,我会在心里修我的铜色吉祥山。”亚青没有铜色吉祥山的经堂,不是没有能力,不是没有钱,是喇嘛仁波切要大家从心上面修,不要从外境上面修。所以这么大的亚青,到现在为止都没有铜色吉祥山的宫殿,是因为喇嘛仁波切多次这样宣说和坚持的缘故。喇嘛仁波切讲过很多次,亚青寺没有修铜色吉祥山宫殿,不是不会修,不是没有钱、没有地、没有人力,全部都不是,就是因为喇嘛仁波切这样坚持的原因。

白玛程列上师:一般说来,因为我们要积累福报、清净业障,所以我们要承侍上师,是吗?你是这样说的,是不是?

弟子:是。

白玛程列上师:如果遇到真正的具相上师,他不会让你去做事的。他会让你好好清净业障,根本不会安排你去做世间的事情。所谓的清净业障,是身语意清净业障,不是要你到外面干活。所谓的让你身语意清净业障,就是要你修加行,不是派你干活哦。

现在的说法完全颠倒了,“你给我拿1万,你给我拿10万,我这里要修经堂、那里要修佛像,这样才能让你清净业障”,现在的话全部都说颠倒了。
一般说不出来,但是现在的讲法全部都已经颠倒了。

当时玛尔巴让米拉日巴清净业障,清净业障的目的是为了什么?目的是让他好好修法。喇嘛仁波切依止阿瑞仁波切43年,阿瑞仁波切没有吩咐他做过一件事情,只是说“你要好好地清净业障哦!”这是要他从身语意清净业障,没派他做过一件事情。

有信财和亡财时,喇嘛仁波切会问阿瑞仁波切:“这些钱怎么办?”阿瑞仁波切说:“刻玛尼石,玛尼石又没有人偷,也不会坏掉,你对它也没有执著心,你就干这个活吧!”就这么吩咐喇嘛仁波切刻玛尼石,没有让他做其他事情。后来又对喇嘛仁波切说“你要摄受弟子讲法”,这是阿瑞仁波切给喇嘛仁波切所派的唯一的活,就是让他摄受弟子,再没有让他干任何事情。是这样的。
要这样讲历史的话,可以讲很多很多。

翻译:我知道有很多汉族人去依止上师,就是给上师当牛当马、干很多活,什么法都不懂,最后信心彻底退了,然后回家。这样的人有很多。

白玛程列上师:我知道,我不会说的。只是和你们熟悉,随便说一下,我不会吭声的。你们一天之内就进了地狱哦!我不会和你们说。开玩笑。

白玛程列上师:无论什么时候,我和你们开口说话,都是强调“观察上师,观察上师,观察上师……”为什么一再和你们说呢?因为释迦牟尼佛也让你们观察、观察……,实际上观察与否会关系到你要上去或下去,所以要你们观察。是这样的。

真正讲会有很多,概括来说就是这样。我们要想遇到很好的上师,遇不到的,我们福报不够。阿瑞仁波切是84岁入灭的,他是在昌拖(藏音)那里诞生,也是在那里入灭。阿瑞仁波切住世84年,昌拖当地的老百姓最多见过他三四次,没有超过这个次数的,大家根本见不到这位上师。老百姓在下面忙自己的事情,阿瑞仁波切像野兽一样躲在山顶修法,是见不到的。每天就是干活、干活,到最后汇在一起,什么东西都没有了。

在我大概20岁左右的时候,有一个老人问我:“你见过阿瑞仁波切吗?”我说:“我见过!”那个人说:“你福报太大。”当时我也不懂,后来回过头来一想:“真的,我真的福报很大!”仔细想的时候,真的是这样。

阿瑞仁波切以前说过:“你们有机会去见德钦法王的话,你们要去见哦,不然以后没有这个福报。”阿瑞仁波切很多次讲过。

德钦法王是一个月以前入灭的,当时90岁。德钦法王就是索甲仁波切的孙子,两位以前的老上师佐钦仁波切和钦哲仁波切认证了他。真正说到清净的上师的话,在昌拖地区像德钦法王这样清净的上师是没有的。阿瑞仁波切和德钦法王相比,谁的地位高?德钦法王的地位高哦!他们出生在同一个村子,在同一个寺院依止相同的上师,真正地位高的是德钦法王。

德钦法王也是晋美彭措法王的根本上师。索甲仁波切所有的传承和灌顶,晋美彭措法王都是在德钦法王前面求得的。德钦法王单独给晋美彭措法王传索甲仁波切的所有伏藏法用了两三个月的时间。五明的大经堂修好时,晋美彭措法王迎请了很多老一辈的高僧大德,当时德钦法王是坐在最高位置的法座上的上师。德钦法王也是喇嘛仁波切的根本上师。

德钦法王地位很高的,现在入灭已经一个月了。




ymjingang (圆满金刚)进微信群

QQ 3356114452   QQ25930218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白玛程列    

GMT+8, 2018-10-17 12:54 , Processed in 0.228145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by 巅峰设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