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白玛程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2|回复: 0
收起左侧

白玛程列仁波切成都讲法(08/30/2015)

[复制链接]

767

主题

769

帖子

3256

积分

积分
3256
发表于 2018-10-24 16:26: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喇嘛钦!字体小,下拉至帖子底部有设置方法。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20150830-上师瑜伽修法-1

今天主要给大家讲上师瑜伽的简略修法,要深讲的话我不会讲。其实也可以按照经书和文字给大家讲,讲是可以这样讲,但是我最后还是决定从直接指导如何修行的角度来进行宣讲。

无论我们想闻法还是修法,首先要讲到发心和回向,大家一定要以发心和回向来摄持。

一般的人会认为“修加行好辛苦啊,打坐好累啊”,会有一种畏惧的心态。有这种心态的人,其实是不懂得如何修法的人。

打一个比方,一种方式是拼命试着打坐,硬撑一个小时;另外一种方式是很放松地打坐半个小时,相比来说,宁愿选择很快乐放松地打坐半小时的方式 ,也不要选择硬撑一个小时的打坐方式。

另外,大家一般打坐时会出现疲惫不堪的情况,没一会就累了,就想睡了,打哈欠了,打坐打得很辛苦。这与我们的穿衣、饮食其实都有关系。汉地其实还好,大家穿的衣服比较薄,但是如果天气很热的情况下,首先衣服稍微穿少一点,实在太热的话,可以开一下空调等等,把气温降下来一点,不要让身体与环境过于不协调,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在饮食方面,请大家不要吃得太多,如果真的吃得太多的话,头脑是不会处于清明状态的,饮食要适当减少一些。一般说来,进饮食的时间是早上和中午,到了下午和晚上,要尽量少吃或不吃东西,这是有利于打坐时保持清明状态的一个助缘。

在打坐的过程中,要安住修和观察修交替进行,大家不要强制性地硬撑,不要这样。譬如先观察修十分钟,然后安住修十分钟,这样就有二十分钟了,对不对?这样一个轮换经过二十分钟之后,就不要再硬撑着打坐,稍微休息一下,再进行下一轮。

在休息期间,请大家提起正念来,或者把心试着停留在忆念上师的状态中,或者好好念百字明,或者念阿弥陀佛,总之不要让自己的心处于散乱、东走西走的状态中,让自己的心尽量处于有一个专注点的正念状态中。在休息期间,也不要在房里房外、院子里到处走动,这样不好,只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稍微地休息一下、适当地放松一下,不要让身体有很多运动,尽量让自己的身心都处于放松的状态。

不管打坐半个小时也好一个小时也好,尽量让自己的身心处于放松舒服的状态中。在打坐的中间,有的人因为长期修行,打坐时很舒服,随便坐一个小时都没事,那么在打坐中间也不需要强制性下座休息。有的人上座三个小时、四个小时,根本不需要休息,这种情况下千万不要强制自己停下来休息,这真的是不需要的。像我们这些不会打坐的初学者,打坐十分钟或二十分钟,就休息一会,但是也不要把自己逼得很难受,自己看情况进行调整。

在行持善业方面,真正最殊胜的善业就是打坐,万善之首是打坐;第二等的善业是闻思——看看经书,进行思维;第三等的善业,就是念玛尼、磕头、转绕、佛前供灯、供养。

一般说来,善业分为有漏善业和无漏善业两种。什么叫做有漏善业呢?只要有念头运作的善业,全部都是有漏善业。没有念头的运作、能够安住在心的本性上的善业,全部都是无漏善业。普贤王如来是在无漏善业上成佛的,现在已经成佛的所有佛,都是在无漏善业上成佛的。对于我们来说,所有善业的行持,都是在有漏善业的基础之上,再向无漏善业进军,最后成佛的。

我们行持有漏善业,还要求对境殊胜、发心清净、财物清净,凡是与这个善业有关的一切,都必须是清净的,如此才能成办这个有漏善业。我们现在积累无漏善业,就要真正修持窍诀、真正地打坐,安住在心性上,这才是真正的无漏善业。

20150830-白玛程列上师答疑

弟子:中间休息后,再上座的时候,需要再念一遍仪轨吗?


白玛程列上师:对于我们初学者来说,一般要求能够念诵仪轨的,能够念诵为好,如果实在没有时间,不念也可以。

弟子:在中间二十分钟休息一会之后,再接着打坐,下一座时还要再念仪轨吗?

白玛程列上师:中间不需要念仪轨,而是尽量让心安住下来。四句祈请颂,念也可以,不念也可以。

弟子:一般来说毗卢七支坐的时候,眼睛微睁,避免昏沉。但是我感觉眼睛微睁时,哪怕是看到一面白色的墙,也有一个所缘境。我觉得闭着眼睛的时候,以意根来观想如上师、皈依境等,反而心很静。


白玛程列上师:经书中对此是有过宣说的。


眼睛是光明之门。对于最上等的修行者而言,睁眼闭眼根本没有差别。但是对于我们这样的初学者、我们这样根器的众生来说,必须睁眼,必须要将光明之门打开,没有商量的余地。喇嘛仁波切对此强调过很多次,喇嘛仁波切说:“对于最上等的根器来说,无论睁眼闭眼、行住坐卧,完全相同。但是对于我们这样的恶劣根器来讲,不睁开眼睛根本无法修持,所以必须睁开眼睛打坐。”


在密乘里,关于在修行的过程中,眼睛打开的方式对于避免昏沉、掉举等各方面所起到的作用,有很多详细的讲解。


弟子:我平时打坐的时候,有时候容易产生一种感觉,就是整个人的身体在旋转,然后有点头晕。这种问题应该怎样解决呢?
白玛程列上师:这是你的心不能放松、过于专注所导致的过失,要学会放松。实际上,过于放松或过于紧张都可能会出现这样的过失。

弟子:用口呼吸的方式,始终无法习惯,因为打坐时还是习惯用鼻子呼吸。如果一定要求用口鼻同时呼吸,虽然可以尽量慢慢调细,还是觉得很粗大。


白玛程列上师:那是因为你打坐少,还没有调整过来的缘故。


弟子:磕大头时,要么只是计数了,要么没有感觉,磕得很痛苦。刚才上师讲到打坐有放松的方法,我想请上师开示磕大头有没有放松的方法,让我能够很轻松地磕大头。


白玛程列上师:你磕大头之所以很辛苦,是因为你有时间时就拼命磕,没时间时就不磕,所以导致了这个过失。

你应该怎么磕头呢?比如最初每天磕一百,或者每天磕两百、三百,这样坚持一段时间,当身体适应之后,再慢慢增加数量。因此先不要加大力度,而是先要长期坚持,当身体磕一百、两百、三百等丝毫不觉得累时,再慢慢增加,这样你就不会累了。不能今天磕得多、明天磕得少,如果这样真的会很累。

弟子:我听录音时,听您讲如何观想上师的时候说不应观想为如椅子那样有实质的形象。因为我没有见过法王晋美彭措,在观修上师瑜伽的时候就对着唐卡观修,结果观出来的就是一张纸,特别呆板。


白玛程列上师:问你们一个问题:她观出的法王如意宝是一张唐卡的形式,请问你们,她的观修方法对还是不对?

刚才谁说对、谁说不对?


弟子:我说的是对。


翻译:认为不对的举手。


白玛程列上师:是对的。


举例来说,我们都没有见过莲花生大师,请问我们观修的莲花生大师,到底是像一张纸,还是像石头一样立体的?

弟子:有三维动画啊。


白玛程列上师:那不是和看唐卡一样吗?


她的观修方法是对的。比如我们都没有见过莲花生大师,就是从唐卡上看到莲花生大师的形象。我们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形象,当然观出来的就是这样的形象啊。


我们见过晋美彭措法王的人,还记得法王的样貌,当然会观修真实的形象。但是没有见过晋美彭措法王的人看到的是唐卡,他不通过唐卡或塑像的形式去观修的话,又该如何观修呢?


喇嘛仁波切和阿瑞仁波切的根本上师达雄祖古,你们来观修一下他的样子试试看。你们人也没见过,唐卡也没见过,什么都没见过,你们去观修一下就知道了。看你们怎么去观,能观修出什么来?你们根本无法观修。“这大概是达雄祖古”,你们连那个心识都生不起来,因为你们彻底不知道他是什么样子,根本观不了。有为法都要依靠一个外缘,如果对境都没有,“大概是这个样子”的心识也没有,连这个外缘都不存在,看你怎么去观修?


如果挂一张达雄祖古的照片在这里,再让你们观修上师瑜伽的话,“达雄祖古大概是这个样子”,你的心识就能够执持这个形相,如此才能起修。
请问需要唐卡吗?是不是需要依靠唐卡去观修?不然你根本就没办法起修!


你们这位汉族女士的观修方式是对的,实际上真正说来就应该这样去观修。比如唐卡挂在那里,眼睛看着唐卡,渐渐地眼睛不看唐卡,心里也能慢慢出现唐卡的形象。是要这样去训练观修的。


同样,要想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会挂一幅西方极乐世界的唐卡,先是眼睛看着唐卡,渐渐地眼睛不看唐卡,心里还能出现一些西方极乐世界的形相;然后心里对着心中的这个形相,不断进行祈祷。


如果西方极乐世界的唐卡大概的样子都没有见过,你们对着天空去发愿、去观修吗?


观修晋美彭措法王的上师瑜伽时,先要看着晋美彭措法王的唐卡,渐渐地心里知道了晋美彭措法王的形象;然后渐渐地将心收到知道晋美彭措法王形象的这个识上来。


举例而言,在亚青寺修破瓦的话(实际上无论在哪里修都是一样的),最上等的是法身破瓦,其次是报身破瓦,再其次是化身破瓦,最下等的就是具备三想的破瓦。在众生中间,最差的方式是欲想的破瓦。即在人快要死的时候,“那里有个西方极乐世界”,将自己的心专注在西方极乐世界,有这种欲念,便能够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这是众生中最下等的破瓦方式。前面挂一幅唐卡,然后心里有西方极乐世界的形象,心里意念着西方极乐世界,普通众生中最下等的方式,就是以这种欲想的方式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刚才讲的观修唐卡,实际上与最下等众生的欲想破瓦的修持方式一样。既然是观修唐卡,就是这样修。无论是唐卡也好、佛像也好,先要仔细去看,然后再慢慢起修,需要这样修。


唐卡观修的方式不是不好,是好的啊!


如果根本不观修唐卡,认为自己意念着上师,这样去修的话,实际上根本不是观修的方法。


唐卡观修的方式是这样的。刚开始起步的人、不懂的人就要这样修。如果不这样修的话,虽然心里想“我在观修,我懂得观修”,实际上是不对的。

(上师对提问的弟子说)这样好,你应该这样观修。


我因为这样观修,得到了很多觉受。关于这件事,我向喇嘛仁波切请教过很多次。这样修持的话,会逐渐修出寂止。寂止实际上也是从唐卡观修上所生起的。先根据唐卡慢慢起修,修出寂止之后,然后在寂止之上再继续修持。尽管众生有上、中、下不同根器,但是以在寂止之上再去修行的力量,最后会修出胜观之见。


一般说来,无论我们修什么样的法,都会出现违缘。如果只是口中说我要修法,但没有真正去修行的人,不会出现违缘。只要修法,你有什么样的修行力度,就会出现相应程度的违缘。内外的违缘都会出现。实际上外面的违缘容易清除,而若要清除内在的违缘,会有一点难度。内在的违缘主要是什么呢?一个人一直修一直修,修到最后想法、念头很多,这是内在的违缘。你内在想的有多少,外面的违缘就会出现多少。你内在想得少,外面的违缘就出现得少,所以不要想得太多。但若什么都不想,我们的衣食住行会成为问题。在考虑衣食住行的同时,尽量减少自己的念头。

实际上站在修行人的角度,条件差一点好,因为条件越好,想得就会越多,我是这样想的。我以前没有条件时,是一个好修行人;当我条件变好时,这里也去那里也去,结果想得越来越多,我不好了。


本来我的智商不是最上等的,也不是最差的,可以说我有中等的智商。比如假若我想学习汉语,我肯定能学会一些,但是我想如果我懂了汉语,就要做汉语相关的事情。在抉择之后,我决定不学汉语,不要让自己的事情太多,条件越好,就会成为越不好的因缘。我是这样想的,大概也是如此执行的。但是否会真正完全按照此想法去做呢,也不一定。


在此之上若要广讲,可以讲很多,但是不讲了,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实际上每个人都是如此。你们在座的每一位,条件都不是很差,若能在自己目前所拥有的生活条件下好好修法,真的很好。


真正说来,若没有一点生活物质条件,也是比较辛苦的。大家在各自比较好的条件之下,再好好修法,真的会比较好。像米拉日巴尊者那样上等根器的修法你们修不了,中等根器的修法你们也修不了,你们就老老实实修一个下等根器的法吧。根据自身的条件,好好安排修法,若能做到的话,其实真的已经很不错了。


如果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不能好好地安排修行,然后说“我要像米拉日巴尊者那样修行”,其实是做不到的,我们是在说大话。反正我是这样想的。


弟子:上师讲到过,比如在修上师瑜伽的时候,要观想一种无实质性的显现。但在平常,比如我们经常怀里揣着上师的照片,又看唐卡等,容易执实。所以我想请上师详细讲一下无实质性的显现,是不是以空性的智慧摄持,还是说像彩虹一样,虽然很美,但实际上是空的。总之,就是应该怎样理解这个无实质性的显现呢?


(翻译:你到底是修行时遇到这些问题,还是想象的.....


弟子:我现在就是想知道我应该如何体会这种无实质性……


翻译:你到底现在观修的是实质性的,还是如彩虹的?提问不要提的都是与自己的修行不相关的问题。


弟子:我是说如何来把握这个非实质性的东西?

翻译:你到底有没有修,你修到哪一步了?你是站在你的情况上提问,还是根本不是根据你的实际情况提问的?你修到哪一步了,你提问要问到点上。)

白玛程列上师:请问你,现在你的眼睛看到上师,你今天晚上回去之后闭上眼睛的时候,与上师一模一样的形象能不能在你的脑海中显现出来?

弟子:不完全,但是有些细节可以呈现。


白玛程列上师:你仔细用心去想的话,上师的这个形象能不能想得出来?比如我今天把这个石榴给你看了一下,今天晚上你回家之后,我给你打电话问你石榴想得起来吗?你想得起来还是想不起来?


弟子:这个很简单,又不复杂。能。


白玛程列上师:请问这到底是有实的还是无实的?


弟子:晚上想的时候,是意识在想,我觉得它是无实的,因为不是实在的一个石榴在我面前。


白玛程列上师:不管这点。请问,你想到那个东西的时候,那个东西是有实的还是无实的?


弟子:无实的,因为是我脑子里想出来的。


白玛程列上师:是你心里想象的,是无实的,对不对?


弟子:对。


白玛程列上师:你不想它,就出不来,是不是?


弟子:嗯。


白玛程列上师:心里一想就出来了,是不是?


弟子:嗯。


白玛程列上师:请问,这是有还是无?


弟子:我觉得是心创造出来的,是幻化出来的。


白玛程列上师:是有还是无?如果没有的话,你的眼前不会显现,是不是?那是什么呀?到底是有实还是无实?


弟子:无实。

白玛程列上师:那请问,你眼前显现的这个东西,到底是空性的,还是清明的?


弟子:空性和清明是对立的吗,它虽然很清晰,但是它可以……


(翻译:我知道你没有实修,你越绕越远。


弟子:我是从我的实际情况来回答。至少上师让我知道我现在的水平,这也是一种收获。)

白玛程列上师:这对你来说难得很。


从形象上来讲的话,就应该这样去下手,上师瑜伽也是这样修的。


(上师摇铃)请问一下,声音到底是从哪个上面来安立的?请问一下,声音到底是从铃杵上面出来的,还是从下面的吊绳出来的,还是从这两个之间出来的,还是两个挨着出来的,声音到底是从哪里出来的?


弟子:声音是振动空气,然后耳孔膜听到的......(众笑)


白玛程列上师:我没有说你耳朵有没有听,请问声音在这个角度是从哪里出来的?从哪个地方安立?(上师摇铃)你听吧!

所有的声音都从这里来安立,你去安立嘛。


上师瑜伽就是这样修的,身、语、意都是这样修的。这你懂了吗?

弟子:没有。


白玛程列上师:这就是窍诀。


这个你没看见,对不对?我要把它在你的手上放一下吗?你没有听说过这个东西,要不要放到你手上,你看一下?


一般说来,声音是不是从这上面发出来?声音出来的时候,需不需要识配合?没有识的情况下,有没有声音?



弟子:没有。

白玛程列上师:在看外形的时候,是不是需要识?痛苦和快乐是从哪里出来的,是不是需要识去感受?识是有还是无?


弟子:感觉是有,但是实质应该是无。

白玛程列上师:感觉就是识嘛。


弟子:嗯。


白玛程列上师:请问识到底是有还是无?造作善业和恶业是不是识?


弟子:是识造作,是心在造作。


白玛程列上师:请问,心和识是不是一样的?是一个还是分开的?


弟子:应该是一样的。


白玛程列上师:你一说出来好像又变成两个。好像你说的时候,心和识是用胶水连在一起的。请问一下,做善恶业是识吗?是心吗?

问:善恶都是心造作的。


白玛程列上师:心是有还是没有?如果没有心的话,做善业没有功德,做恶业没有过失。不是心都没有了吗?有的话,请把原因讲出来。

上师瑜伽就要这样修。


上次不是让你先观察修,再安住修吗?观察修、安住修,就是让你这样修啊!否则没有这两个的话,你去修什么?所有在场的人都要好好地想一想哦!这个想了解的话,很容易哦。对于不懂的人,比这个还要艰难;了解的话,是很容易的。上师瑜伽是这样修的。


那个水果你没有了解,是不是?喇嘛仁波切以前和我讲过:“这么小的一块石头你都不了解,你还想要了解轮回和涅槃吗?”

你们是怎么想的,你们去思考一下。


这个要送到你们手上看一下吗?


现在给你们看的水果,到了晚上给你们打电话,你们心里能想得起水果来,是不是?如果现在水果被我们全部分了吃掉,回去以后你们是不是就想不起来了?那个时候打电话让你们想一下,你们想得起来吗?这样去看一看。


学院派的人对此争论非常多。在此之上,真的有很多争论。


要这样去看。观察修、安住修要这样去修,上师瑜伽也要这样修。让你们修上师瑜伽的话,不是让你们修这个(水果),而是修回去以后心里显现的这个东西,在那之上起修。


无论是上师还是什么,称为外面的对境。不依靠一个外境的话,心里根本没有办法观修,是需要一个外境的。如果外境很糟糕的话,心里出来的东西也是糟糕的;如果外境很好的话,心里出来的东西也是很好的。为什么要你们好好观察上师,实际上也涉及到这点。

要这样去修,我是这样想的。


简单来说,真的是这样的哦!如果讲很多的话,就是讲很多的方式了。

还有什么问题吗?


(上师用汉语说)没有。(众笑)


你没有什么可以问的了,因为这两个你都不懂,你已经没有办法问了。开玩笑哦!


弟子:刚才上师讲到唐卡的问题,我平常修上师瑜伽的时候,念诵的是喇嘛仁波切的上师瑜伽的念诵词,但是打坐的时候,因为我觉得我对上师比较熟悉,也比较有信心,我观想的是上师的形象。但是上师的形象会不断变化,是什么原因呢?有时像唐卡一样很庄严,有时上师笑容满面,有时候上师很严肃……就是我见过的上师的不同显现......


翻译:像放电影一样?


问:对,我就是这个问题。而且还特别怪,他的衣服不会动,他的头会动,帽子不会动……


白玛程列上师:这个没有问题,顺其自然就可以。


弟子:修上师瑜伽的时候,我也是观察修和安住修交替来修,关于观察修的方法,我想问一下上师。在观修上师的显现的时候,我想这个显现是不是不仅仅是上师形象的显现,而是包括上师的种种显现,比如功德的显现、自性的显现……自己在不断观想的过程中,忏悔自己的一些业障,祈求上师加持自己能够证得和上师一样的自性,和上师融为一体。是不是应该这样来观察?


白玛程列上师:在观修上师瑜伽之前,一再和你们强调,先要观察上师的身语、意、功德、事业,在没有依止之前要拼命地观察。对于上师的身、语、意、功德、事业全部都已经了解之后,再去依止,进入上师瑜伽的观修阶段。那个时候就不是东想西想了,而是把上师整体的形象与自己的心放在一起,这样观察外显的形象和自己心的差距,这个时候再不要细分了。


就像那个水果,在没有吃之前,先要好好地去试它是酸的还是甜的,试完之后,最后知道“水果是这个样子”,然后就不再东想西想,因为已经全部了解了,再来考察它和心的关系。


在依止上师之前,先要拼命去考察这位上师到底有什么功德和过失,知道他有功德的时候,再去观修他。如果他没有功德,你即使拼命去观修,因为他本身没有功德,再怎么观也不会出来丝毫功德,所以先要考察他是不是有功德。


不是每次给你们讲法的时候,都说要观察上师、观察上师吗?请你们先好好地观察我,好不好?我到底行不行,你们使劲去观察。你们来观察我,我一点都不会生气,一点都不会在意。你们一定要观察,好不好?等你们观察完了,你们要和我打交道也好不打交道也好,想和我交朋友也好,想求法也好不想求法也好,都可以。你们先观察,好不好?我让你们一直观察我,观察完了再做决定。你们真的要观察哦!


一般的人想,我前面来了这么多人,可能不需要观察。我真的希望你们观察,你们观察完之后,你们离开的话,对我没有丝毫影响。你们真的要观察!


比如这有两个食物,你们真的要进行观察。观察之后,如果最后发现这个食物不能吃,就把它扔掉。告诉你们,观察上师和这个观察完全相同。无论什么时候,我都和你们强调:“你们要观察上师、观察上师……”昨天对你们讲,食物能吃的情况下你们才吃,不能吃的话千万不要去吃。你们对上师要好好观察,你们觉得能够依止再依止,觉得不能依止,就把我放到一边就是了。


我一再和你们说,这个食物能吃你们就吃,不能吃就扔掉,我嘴上是这么说的,我心里真正想告诉你们的是:“你们要好好观察我哦,你们觉得能够依止就依止,觉得不能依止你们全部离开,真的可以的。”如果我直接对你们说:“你们不可以依止我,你们全部离开”,你们会生气的,所以我没有直接和你们讲,我就以食物为例和你们讲,能吃的话你们就吃,不能吃的话你们就扔掉。你们观察我,观察完之后,你们不想依止就离开,我一点都不会生气。


无论什么时候我都让你们观察上师、观察上师,不是要让你们去观察别人,而是要你们观察我!你们观察我,仔细观察,你们觉得好就依止,觉得不好就不要依止。我实际上是在要求你们观察我,不是别的意思。真的是这样的,我真的是这样和你们说的,真的观察很重要。


我们大家都彼此认识、互相熟悉,你们也喜欢我,我也喜欢你们。我和你们说话,说起来很轻松,实际上关于佛法我心里是很严肃的,我真的需要你们好好地观察,不是和你们开玩笑的,否则我也会对你们说:“我是莲花生大师的化身,我是释迦牟尼佛的化身,你们不用观察我。”我没有这份心,所以我和你们直接讲的。


我一再对你们说要好好观察上师,也一再告诉你们,相对于依止上师来说,观察上师最重要。在依止上师之前要好好观察上师,这真的很重要。求法并不重要,观察上师很重要;修法并不重要,知道修法的原因很重要。你们不要把这个重点流失了哦!就像我们生病吃药,吃药是很简单的过程,但是首先我们要找到好的医生,有好医生才能拿到好药。在找到好医生之前,实际上已经做了很多观察了。

原因都和你们讲完了。可以了吗?


20150830-上师瑜伽修法-2

我会以大家易懂的、摄略的方式宣说。

首先,大家一定先要好好地发心,以清净的发心来闻法。

讲到发心,我们的心有三种状况,即善的发心、恶的发心以及无记的发心。

恶的发心实际上主要是指世间的发心,即目标都是希望自己今生健康长寿、事业顺利、安乐美满等。像这样如果发的都是世间之愿,全部都归摄于恶业之中。

无记的发心,即既没有想要行持善业也没有想要行持恶业,对于佛法真正的法义和性相也不了解,没有真正的发心,虽然身体在场,但心却没有处于想要求法的清醒状态,如此全部称为无记的发心。

什么是善的发心呢?除了恶的发心和无记的发心之外,真正想要改变自己的心、将心转向佛法的发心,称为善的发心。

像刚才所讲的那样,仅仅念诵咒语都能有那样大的力量(注:上师在此之前的开示中讲到的内容),如果我们能够好好发心来修持上师瑜伽,那么所获得的功德会比念诵咒语的功德还要大。

另外,我们修法会有什么利益,不修法会有什么过失,这两者之间的差别,大家也应该知道。

倘若不好好修法,就不会认识到自己心中的三毒或五毒;而如果不能认识自己心中的三毒或五毒,那么必然会落入二取的状态之中;而如果落在二取的状态之中,那么所做的一切,种的都是苦因,感的都会是苦果。如果把自己的心转向善的方面、好好修法,就能对治自己的三毒和五毒,那么所种的都是善因,所感的也都会是乐果。

修法主要是改变自己的心,让自己的心变善;而心要变善,实际上就是要修持菩提心。而要想生起菩提心,就要了知三恶趣的痛苦,想一想如果所有这些众生的痛苦落到自己身上,自己到底能不能承受?只有了知了痛苦,才有可能生起菩提心。

总之修菩提心,就是要让心变善。我们有一个说法“心善则路善,心恶则路恶”,也就是你的心有多好,你的人生道路就会有多好;你的心有多坏,你的人生道路就会有多坏,因为一切都是由我们的心产生的。

我们想改变自己的心,但实际上对于自己心的状况——是善是恶,却没有能力了知。如果想去了知和改变自己的心,就必须依止一位具相上师。

为什么要找到具相上师呢?比如我们手上有一个伤口在流血,如果能找到像洛贝喇嘛那样的人,也就是真正具有咒力加持的人,他给你吹口气,你的病就全部好了。现在到处都有很多上师,你请他们给你吹气,每个人都给你吹,但是他们有没有这个能力呢?没有。只有真正有咒力加持的人给你吹口气,你的病才会好;而其他人给你吹口气,没有任何作用,你的病只能顺其自然,该死的死,该活的活,因为他们没有这种加持力。所以就像你要看医生一样,无论你去哪里,都有很多医生,全部为你把脉、开药,但是能治好你的病的医生一个也遇不到。同样,假如你找不到具相上师,他就不能教给你能够对治你烦恼的法;假如找不到有咒力加持的人,就无法直接治好你的病。

现在有很多人会说:“你们依止我,我摄受你为弟子。”但如果你去问他:“你知道自己心的状况吗?知道自己的内在吗?”他丝毫都不知道,但是他会说:“你们来依止我,我摄受你为弟子。”像这样的上师基本上百分之百是假的、没有能力的,连他自己如何他都是不知道的。

无论是找人为自己念咒加持、为自己看病还是找上师,你都要非常扎实地好好去找。之所以说找具相上师特别重要,就是因为会涉及到最后上师能否为你解决问题这一点。就像评价一所学校的好坏,大家都会以师资力量好不好来评价,而不会以学校房子和设施的好坏来评价,谁都不会做这种傻事。比如在汉地,小孩学了几天后,不会写自己名字的人一个也找不到。而在我的家乡昌台,有上千个小孩在上学,但是会写自己名字的小孩一个也找不到,难道是所有的小孩都笨吗?不可能,小孩有好有坏,是老师的问题。学佛也是同样,会涉及到教的人是否厉害的问题。

无论是看病、学文化、念修咒语还是学佛法,到底能否出成绩,实际上已经直接指向医生、老师、上师有无能力。

谈到这里,我今天要对你们提一个希望、求一个缘。其实这个问题我已经考虑过很多年了,但是从来没有说出来过。你们如果忙得过来,希望你们考虑一下。我办有僧人学校,不知你们有没有人能够每年抽出一两个月来教一下孩子们汉语。对于教学的要求不高,只要他们到了城市的餐馆里能够自己吃饭点菜,我就很满意了。

今天为什么和你们讲学校的事情呢?因为无论是修咒语、看医生、学文化还是学佛法,都会遇到这个问题。

在教你们修上师瑜伽之前,为什么先要和你们讲找具相上师的问题呢?因为如果能找到有能力的上师,他教给你们的上师瑜伽,会既简单、好懂又好修,也能够修得出来。如果一位上师自己都不懂修法,他教给你们的东西,你们百分之百会晕头转向、什么都不懂,为什么呢?因为上师都不懂,下面的弟子肯定不会懂的。

现在的这些弟子也挺笨的,拿着一二十万块钱,供养汉地所谓的汉人上师们,然后说:“请您给我传窍诀。”但实际上这个上师的法座是用钱买来的,弟子却什么都不知道。上面的上师都不懂怎么修法,下面的你们又能得到什么呢?

我说这些,不是在歧视、指责其他上师,真的不是这个意思。因为如果我把这些讲出来,你们可以好好对照自己的心,自己好好观察。实际上,你们遇到好上师的话,对我也没有帮助;你们遇到不好的上师的话,对我也没有伤害。但如果你们能够好好去思考,就能够找到好的道路。因为现在的确什么样的事情和情况都有发生,在这种情况下,只能自己小心。

我对你们讲这些,不是出于指责别人的心,也不是出于嫉妒别人的心,只是希望你们自己好好思考,好好找到自己的道路。

关于找上师的历史和原因,简单讲就这么多,如果要广说几天也讲不完。

接下来讲上师瑜伽。

修上师瑜伽时,你对哪位上师有信心就观修哪位。有人会来问:“我的根本上师是谁?”你的根本上师是谁,问别人干什么?自己的心对谁有信心,就去观修谁。就像买手提包,你愿意买黑色的还是白色的,问别人干什么,自己喜欢哪种颜色就买哪种。同样,修上师瑜伽时,自己对哪位上师有信心,就观修哪位。

到底是不是自己的根本上师,自己观察自己的信心,由自己的信心决定。

关于上师瑜伽的念诵词,无论是晋美彭措法王还是喇嘛仁波切,对谁的信心大,就念谁的上师瑜伽念诵词就可以了。

然后,将自己有信心的这位上师观想在自己前方的虚空中,面向自己。接着观想从上师的眉际也就是最中间的发髻发出白色的光,从喉间发出红色的光,从心间发出蓝色的光,分别融入自己的发髻、喉间和心间,由此我们身语意的业障全部得以清净。这是共同部分,最基础的,这些都懂了吧?

不懂观修的人,可以去看阿松活佛、普扎活佛、索达吉堪布、慈诚罗珠堪布在网络上的讲法,自己从网络上下载资料,好好去听具体的修法。

网络上的讲法非常非常多,如果能学非常好,但要看看自己的能力,自己能够吸收的部分、能够融入自心的部分去学的话会更好。

接下来观想上师化光融入自己,然后放松一会,再观想上师发出白色、红色、蓝色的光,又化光融入自己,在这上面停一会、放松一会;再观想上师发出白色、红色、蓝色的光,又化光融入自己……对于初学者来说,要反复不断地训练、修行。

这一部分的讲解,大家听得懂吗?

(弟子:在观想的时候,要念祈请文吗,比如上师瑜伽的祈请文?

白玛程列上师:一般说来,在你们能够进入修的状态时是不念的。在逐步观修的过程中,可以边念修颂词边观想,心中按照法义一遍遍地做,但是进入修的状态时不要念。

弟子:就是说观想如梦似幻之后,就进入定的状态......

翻译:那个时候就不念了。

弟子:分别念起来的时候......

翻译:再不断观想。

弟子:观想的时候,比如说念诵法王如意宝的祈请文,念完祈请文后念“蹋尼喇嘛俄爱头耐吉”,之后再观想上师化光融入心间,而后入定,是这样吗?

白玛程列上师:观修完之后,进入等持,试着安住一会,之后再不断观修,这个时候是不念的。那什么时候念呢?当你要完成上师瑜伽多少座的数量时,是边念边观修的。但是在刚刚讲的这个修法的状态下,你不要不断地念,而是要不断地观想、修行。

不仅仅是上师瑜伽,无论念玛尼、百字明、阿弥陀佛,还是念什么经、念修什么本尊、念什么咒语,都要求把相应的佛像观想得很清晰,这是有要求的。)

(上师继续讲法)反复地观修,让上师和自心融为一体之后,除了上师的显现之外,再没有其他心识;除了自己的心识之外再没有其他显现,这个时候上师和自己的心无二无别、不可分离地融在一起,在此之上放松安住下来。

我们观修上师瑜伽时,上师化光融入自己的心。这个时候就观待众生各自的根器了,根器好的人此时会直接出现自心和上师无二无别的状态。

真正来讲,只有自己真正实修过的人传法才有意义;一个没有实修过的人,你听他讲法也好,他说法也好,其实都没有意义。讲出来的法,一定要是自己实修过的,并且已经修出成就、获得修行功德的,如此才有意义。如果是通过实修获得功德的真正的上师讲法,我们好好听法,再如理如法地好好修行,这个时候就特别关键了。

我们刚才说观修上师,你们会观修了吗?你们要慢慢看自己到底会不会修。无论会与不会,自己回去要不断地试着去修。

一般说来,关于大圆满、大中观、大手印修法的讲解非常非常多,总之所有这些修法都可以完全融汇于上师瑜伽这一点上来修。也就是首先,要有善的发心、心地要善良;其次,要知道如何修持上师瑜伽,并且好好去修;第三,要长期坚持好好去修。这些听得懂吗?

再讲一遍。首先,心一定要善;第二,好好修上师瑜伽;第三,要长期坚持,不要中断、不要忘记,好好修法。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了。刚才也讲了很多,但是浓缩起来就是这三点。

如果以更加浓缩的方法来解释,即上师化光融入自己的心之后,除了上师的显现再没有其他的心;除了自己的心之外,再没有其他显现,然后将心放在这个上面。实际上发愿、修行、回向,全部都融于这一点上了。

大家听得懂吗?

20150830-答疑

弟子:座上修与一边念诵祈祷文一边磕大头这两个过程有什么不同?我们平时修的方式是念完三遍祈祷文以后,就开始一边念祈祷文一边磕大头,这和座上修不同,座上是随时可以观,是这样吗?

白玛程列上师:你好好听,就这个问题我会回答你所有的疑问。

我们顶礼的时候,要好好观想上师三宝,然后对着这个外境的三宝顶礼;在顶礼的过程中,念诵各种各样的念诵词,也是对着这个外境的三宝祈祷,心里也是对着这个外境的三宝生信心和清净观;修曼扎,也是对着外境的三宝积资净障……总之,全部都是对着外境的三宝来修。

我们修五加行的时候,比如皈依、发心、供曼扎,皈依境不能很清晰地观想;念修百字明时,金刚萨埵也不能很清晰地观想……我们的整个修法,既没有清净的发心摄引,对境也观不清晰,我们的一切修法,最后都进入了无记状态。其实很多人都经历了这种修行,花了很长时间,没有丝毫功德,没有任何意义,全部是无用功。基本上我们都落入此中了。大家都听懂了吗?

我们在打坐的过程中,同样会出现进入无记状态的过失。有的人身体是毗卢七支坐,然后什么都不想,就这样放松,完全进入了无记的状态。既然是无记的状况,打不打坐都没有区别。不要说胜观,连寂止的修法都不是。

什么叫做寂止呢?是心在了知的状况下,在一个点上定下来,这称为寂止。比如别人猛击你一下将你打昏,或者自己生病突然晕倒,这不能叫做寂止的修法,而是完全进入了无记的状态。

什么叫做胜观呢?前面给你们讲过,修法中上师和自己的心融为一体之后,除了上师的显现之外再没有其他的心,除了这个心之外再没有其他的显现。这个时候,自己心的空分、明分都很自然地显现出来,这才叫胜观。

是有这样的差别的。这是以最简单的方式给大家解释的。

一般说来,打坐时会出现三种过失。第一种是散乱,第二种是昏,……(翻译:打坐有三大过失,我自己什么都不懂,所以没能翻译出来。我们汉语中这三个词一直都没有区分出来,所以我一直没有找到准确的词汇。)

这根本不是口上说说就可以的,你修行的觉受不能出来的话,说也没有用。

第一种过失,打坐的时候,什么都不清楚,处于一种很闷的状态,这是木巴(藏语)——昏。

第二种过失,(翻译:上师直接指着我说)你打坐时把心放在清明的外境上,还以为这个是觉性,对不对?这是香哇(藏语)。(翻译:对应这个状态,我们汉语中还没有相应的词。)

第三种过失,果巴(藏语),就是在打坐的过程中,念头特别多,人根本无法静下来。

打坐中会出现这三种过失——木巴、香哇和果巴。

如果连这三种过失都不知道的话,你们根本不要谈什么修法、打坐,即使到山上修一辈子,最后只会得到鸟、猪等身。即便像米拉日巴尊者那样修苦行,也没有一点意义。为什么呢?因为如果不知道心处于昏的状态,或者心定在明的状态,或者心根本无法静下来、念头特别多的话,这样连心的状态如何都不知道,哪怕再怎么修行,也只能是名称上的修行人,不会有任何结果和意义。

我的打坐这些过失全部都有,是不是?每个人都要认识自己的过失。我自己修行,要观察我自己的心相续;你们在座的每个人修行时,自己也要观察自己的心相续,看在修行的过程中,能否认识自己修法的过失。如果我连自己修行打坐的过失都不知道,我来说你们的过失有什么意义呢?每个人都应该观察自己修行的过失,自己观察自己,而不是观察别人。如果在修行打坐的过程中看到自己的过失,自己所获得的利益会很大;否则如果看不到自己的过失,自己的损失也会很大。

无论修共同法还是不共法,如果会修的话,自己所获得的利益会非常大;如果不会修的话,自己的损失会非常大。到底利益大还是损失大取决于谁呢?取决于上师。为什么说需要一位特别好的上师,就是这个原因。

什么叫做回向呢?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是为了所有众生的利益来回向功德,这叫做回向。

现在有的人说“我要放下一切去修行”,他所想的和所说的都很好。如果他能像米拉日巴尊者遇到玛尔巴尊者那样,遇到真正的具相上师,上师能够真正带他修行,当然很好。但如果找不到具相上师,上师不能真正下功夫指导他,他得不到针对自己心相续的法的指引,虽然可以到山上去,虽然也可以和野兽一样,也只能是和野兽一起吃草吧。


在此上面没有好坏,要知道我们每个人都会经历这样的状况啊!所以一定要好好考虑之后再来修法。

如果是上等根器,具相上师像玛尔巴那样,具器弟子像米拉日巴那样,这个时候可以到山上去修法。如果上师具相、法具相、灌顶具相、窍诀具相,并能令修行具相,这个时候自己去住山洞修行也可以,居于寂静之地修行也可以。

而像我们这样的人,这些我们全都做不到。像我们这样的人,应该怎么修法呢?世间的工作肯定要做,但不要造恶业。也就是说,找一份正常的世间工作好好去做,不要做造恶业的工作。为什么呢?我们要吃饭穿衣,我们世间的生活还是要维持。做不造恶业的工作,去做善业方面的工作。在此基础之上,不要忘记修法,要长期坚持慢慢修法。如果能这样做,我们世出世间的事情慢慢都会越来越好。我们作为普通人,就只能这样修。

我们要好好说话,事情要好好去做,要发善心,工作上要好好做事,生活上要好好过日子,修行上要不间断地长期去修。如果能这样的话,我们今生也会非常快乐,来世也会非常快乐。总之如果我们生活得很舒服快乐,大家都会很开心。我们这些人,要这样去生活和修行。

今天就讲到这里,你们从各地赶来也很辛苦。正因为你们很辛苦,所以我今天所讲的内容都是尽力来讲的。我今天就只讲这些,你们回去看看自己懂不懂,好好去修。

现在没有距离的差别,如果坐飞机的话,很快大家就能见面,以后还会有机会见面。要我讲很多,我也没这个能力,也不会讲。如果说以后给你们讲很多,那是骗你们,我也没有必要说谎。但如果大家各自好好修的话,再见面时还会给你们讲一点,根据你们的修行情况再给予开示讲法,这点我可以做到。

你们回去之后,各自好好修行。

今天就讲到这里。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提问。

弟子:三种辨别法,清明的状态也是一种过失?

翻译:是的。

弟子:处在清明状态当中,应该怎么调整?

翻译:你要悄悄地问上师。

弟子:是不是安住于外境的清明状态才有过失?

白玛程列上师:在此之上,关于有过失和没有过失还可以继续分类,还可以分成两种,以后慢慢单独和你说。因为你真正实修达到你所能触及到这个点的时候,这种法是不能和别人讲的,只能当面教。

如果在共同法方面有问题可以问。

弟子:我问一个基础问题。在修上师瑜伽时,念完皈依和发心之后,就明观自成金刚瑜伽母,而后在那个悦意状态下安住,再修持一个仪轨,然后再观想放光。这个过程我知道,但是在磕大头的时候,我无法想象一个金刚瑜伽母在磕大头。

翻译:不是这样的。你到网络上面去听,网络上讲解得很清楚。实际那个时候是金刚瑜伽母的心间化现出无量个你,无量个你的外面是无量众生,那个时候你已经不是金刚瑜伽母了。你是听法听漏了。

(翻译用藏语和上师讲了这个问题)

翻译:我已经回答你了,上师没有批评我。

弟子:顶礼上师。我五十万前行全部修完了,但是还是不行,我也不知道哪个地方出问题了......

翻译:就是刚才所讲的,如果不是真正有修行体验的人教给你的,你即使照着修完,最后也还是没有结果。

弟子:对对,还是没结果......

翻译:我告诉你,今天上师已经讲了,回去反复听,按照上师所讲的去修,一定会修出结果的,好吗?

上师讲的方法,除非你没有得到,一旦得到,你真正用功去修,一定马上会修出不同的东西。做了以后再说,现在关于这个问题你不要再说了。

弟子:我想问,观想要观多大?是很大很大,还是距离我很远?

白玛程列上师:你愿意怎样就怎样。

弟子:我觉得我去观想那些东西的时候只有痛苦,只是强迫自己去观想。我想我就好好持咒、磕头,这样行不行?

白玛程列上师:我们行持善业,是以身、语、意三种方式来行持的。以身体和语言来行持善业比较容易,但是功德很小;真正要行持善业是在心上行持,这是很难的。主要的差别在这里。
就好像我们要去拉萨,如果坐飞机,会非常容易;如果坐车,也很容易;但如果走路去,就难得很,但是走路去的功德是最大的。
弟子:打坐时,是要坐在一个垫子上,还是要平着坐?

白玛程列上师:坐在垫子上比较好,垫子稍微高一点。

弟子:我问一个问题。我平时生活习惯比较好,饮食等各方面都比较好,心地也比较善良,所以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得这个病,也有可能是我生生世世的业障。但是我不知道是否可能与他(老公)有关?会不会他做了不好的事情,在我身上显现出来?

白玛程列上师:是你自己前世造的恶业,这辈子成熟在你的身上。如果是这辈子做的恶业,想这辈子马上成熟,其实是很难的。就像今天播的种子,今天就让它发芽长大其实是很难的。种子种下去,无论何时,慢慢肯定会长出来的。同样,无论我们做了好事还是坏事,这个习气以后一定会在心里成熟的。

举例来说,我在以前出生的房子里住了九年,今年才第一次在这个房子里睡一点,而我的梦里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这个房子,一梦就梦到在那个房子里睡觉,因为习气里没有这个房子的缘故。

这个房子虽然快十年了,但是我之前从来没有在这个房子里睡过。以前造这个房子的时候,我在闭关房里住,后来从闭关房里出来,又在传窍诀的地方修了房子,在窍诀房里住。

为什么呢?是心上面到底有没有习气的原因。习气就是这样子。

所有的日子算起来,我在拉萨住过几个月,在成都住过几天,拉萨偶尔能梦到一点,成都从来都没有梦到过。为什么呢?是心上到底有没有习气的原因。这就是习气。我们善恶业的习气就和房子的问题一模一样,是这样成熟的。

我们所说的习气,不是一个黑的东西直接压过来把你障住。实际上就像这个房子一样,因为住过或没有住过,相应地梦到或梦不到,习气是这样来的。我们经常会说“我们要消除恶业的习气”,实际上业障、障碍、违缘、恶业、盖障、习气,从真正的意义上来讲是同一个意思,只是因为众生根器的不同而起了不同的名字,是这样的。

白玛程列上师:你每次打坐多长时间?

弟子:最多也就40分钟。

白玛程列上师:你打坐的时间有点长了,你现在打坐的时间基本上定为25分钟一次比较好,然后慢慢来。

翻译:上师为什么问这个问题呢,是因为我问上师说:“这位姐姐打坐这么痛苦,要不要做些法事?”上师说:“这个没有法事可做,要靠自己精进。”然后上师就问你打坐时间有多长,因为要知道是什么样子。

白玛程列上师:在这25分钟里,你好好地打坐。




ymjingang (圆满金刚)进微信群

QQ 3356114452   QQ25930218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白玛程列    

GMT+8, 2018-11-20 15:30 , Processed in 0.123035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by 巅峰设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